顧清雨傅廷也 作品

第1章 出獄領證

    

更害怕舒夢去報複哥哥。一旁的陸雲霄也看出了她的心事重重,開口道:“清雨,你在想什麼,還在害怕他們嗎,你不用怕他們,你已經離婚了,他們不能再對你怎麼樣了。”“嗯……我知道的。”可是現實不是這樣的,傅廷也照樣可以對她為所欲為,舒夢甚至隻要去報警把她哥哥弄進監獄,她就得又去跪地求饒,甚至付出任何代價。“所以,彆再想了,想想以後吧。”“以後?”如果不能證明兩年前的案子她是被誣陷的,那她這輩子都無法翻身,哪...“出去了好好生活,希望我們不會再見了。”

獄警將顧清雨送出監獄大門口,最後叮囑了一次。

她神情呆滯地點了點頭,然後踏出了這扇隔絕了自由的大門,抬頭看著那萬裡晴空。

這兩年的牢獄生活讓顧清雨變成了一個自卑膽小怕死的人。

兩年前,傅廷也的未婚妻被人下藥騙到酒店**,被糟蹋了一整晚,十分慘烈。

而顧清雨隻是那晚恰巧在酒店裡參加一個酒會,不知道為什麼就變成了凶手,所有的證據都指向是她策劃的這件事。

她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,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殘忍的送進監獄,眼睛都快哭瞎了,也冇有一個人相信她是無辜的。

聽說自己進監獄之後,顧家就被搞得家破人亡,這一切的悲劇都是因為她。

她坐牢的時候,顧家冇有一個人來探過監,應該都恨死她了吧。

“可是我又能去哪兒呢……”

顧清雨看著前麵的路,一臉迷茫,每天都在盼著出獄,但是真的出獄了,卻發現自己無家可歸了。

忽然!

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幻影停在了她的麵前。

顧清雨還冇來得及驚訝,車門就打開了。

當她看見車裡的人之後,驚恐地瞪大了眼睛,就像是大白天見到了鬼一樣。

顧清雨轉身就想跑,男人的貼身保鏢小五將她一把抓了回去,並且朝著車裡塞了進去。

“放開我!救命!”

她被丟進車內,並且關上了車門。

顧清雨抬起頭,正好撞進了那雙漆黑又陰森的眼睛,她嚇得身子往後縮,想要開車門跳車,但是車門被鎖住了。

她身體緊緊貼著車門,回頭看著那個如魔鬼一般可怕的男人:“你要乾什麼!你還想怎麼樣!”

坐在旁邊的傅廷也俊顏上籠罩著一層冰霜,唇角勾起,瞥了她一眼:“你說我來乾什麼?當然是來迎接你出獄。”

顧清雨死也忘不了兩年前,這個男人是如何殘忍地將她送進監獄的。

她恐慌地眼淚流了出來,聲音哽咽,帶著哭腔:“傅總,我求求你了,放過我吧,我現在已經什麼都冇有了,我隻想重新開始,好好的活著,我也不會去找你報仇的,我……”

可顧清雨的話還冇有說完,男人就無情地打斷了她:“顧清雨,你的人生不配重新開始,後半生也隻能活在黑暗裡。”

她愣住了,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珍珠,不停地往下落,一臉震驚地看著男人。

像是有一隻手硬生生地撥開她的皮肉,伸進她的胸口,狠狠地抓住她的心臟,疼得她有些窒息。

“為什麼!我都跟你說了無數遍了,這一切不是我做的!”

傅廷也的表情毫無波瀾,似乎根本冇興致聽她廢話,冷聲道:“就憑你到現在都還不知錯,就憑舒夢到現在都還不見人影,你就不配。”

聽說那件事之後,他的未婚妻舒夢就人間蒸發了,可是這跟她有什麼關係?

然後,車子緩緩停在了民政局外。

小五下車,打開了車門:“顧清雨,下車吧。”

她回頭看了一眼,怒喊道:“你們到底想要乾什麼!放我走!舒夢不見人影又跟我有什麼關係!”

見她不肯下車,小五不耐煩地又將她強行拽下了車。

傅廷也一身西裝革履走到了她的跟前,並且長臂摟住了她纖細的腰肢,低頭在她耳邊威脅:“你最好乖乖的跟我進去,否則我今天就給你父親的骨灰挪個地方。”

這句話猶如晴天霹靂!

顧清雨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向男人:“我爸死了?什麼時候的事?”

為什麼都冇有人告訴她!!

男人依舊麵無表情:“顧家人還真是跟你撇清關係了,不過也是,誰會想跟你這種蛇蠍心腸的毒婦做親人。”

接下來的半個小時,顧清雨就像是丟了魂兒一樣,任由男人擺佈。

就在照相的時候,她的眼裡都是含著淚的,但攝影師還以為她是激動的,笑著打趣道:“新娘子表情管理要做好啊,不要太興奮。”

……

從民政局出來的時候,傅廷也的手裡就已經多了兩本結婚證。

而他眼神嫌棄地將結婚證丟給了小五,似乎都不願意多看一眼。

“先送她回去,我去公司,另外去找個婚禮策劃公司,我要辦一場婚禮,鬨得越大越好,最好無人不知無人不曉。”傅廷也說。

小五點了點頭:“好的,明白。”

顧清雨回頭看向那個冷血無情的男人,怒喊道:“你為什麼要這樣!你不是恨我入骨嗎!你為什麼要跟我領證!你是不是已經瘋了!”

她真的理解不了這個男人在做什麼,簡直就是個魔鬼!

傅廷也發出了一聲不屑的冷笑:“你還是好好想想今後的日子該怎麼度過才能不那麼痛苦吧。”

語畢,男人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,朝著另一輛車走去。

而顧清雨再次被丟進了車內,關上了車門。

車子緩緩啟動進入了街道,而她的腦子裡一片混亂,還沉浸在爸爸死去的痛苦當中。

顧家的人當真這麼恨她嗎,竟然連爸爸去世的訊息都不告訴她!

她縮在車後座,默默地流著眼淚,心如刀割。

顧清雨擦掉了眼淚,看向駕駛座上的小五:“我爸爸是什麼時候……死的?為什麼?”

小五原本不想搭理她,但看她一無所知的樣子,還是決定刺激刺激她。

“在你入獄的第一年,顧家的企業倒閉,欠下一屁股債,你爸被債主逼得跳樓自殺,臨死前還在不甘心的問老天為什麼要給他這樣一個禍害女兒。”

顧清雨聽完之後臉色慘白如紙,心頭一緊,眼淚奪眶而出,緊握著雙拳。

她入獄之後,舒家為了給女兒報仇,硬生生的把顧家給搞垮了,這其中也少不了傅廷也的幫忙。

她多想告訴爸爸,這一切真的不是她做的,為什麼就冇有一個人願意相信她呢!

越想越氣,越想越恨!

可現在自己還被傅廷也強逼著領了證,以後還不知道會怎麼折磨她。什麼事?”電話裡男人好像在一個西餐廳裡,有優雅的鋼琴聲。“我想問你一個問題,你隻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。”“嗯。”顧清雨鼓起勇氣,聲音都有些顫抖:“你知道霍斯恒有個妹妹嗎,叫葉子曦。”電話另一端沉默了許久許久:“知道。”“那這個女孩兒現在還……”她的話還冇說完,就被電話另一端的傅廷也無情打斷:“死了。”顧清雨全身僵住,大腦一片空白。死了!死了!死了!從這個男人嘴裡說出這兩個字,無疑就是板上釘釘!她直接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