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墨李玉漱 作品

第一章 憨婿

    

要是再敢替秦墨說話,便是同罪!”這三個憨子背後站著兩個人。一個是混不吝程三斧,一個時候成郡王李存功。論起來,他還要叫他一句王叔!李勇猛更是他的親堂弟,此時卻站在秦墨的對麵。“我不!”程小寶昂著頭,“我們是結拜兄弟,說好了,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的,而且我爹說了救不出憨子,我們兩兄弟的屁股要開花!”“大膽!”李新牙齒都快咬碎了,“你們是想結黨營私嗎?你們眼裡還有孤這個太子嗎?程三斧教唆你們兩兄弟衝擊天牢...“公爺,完了,少爺把公主給欺負了!”

“公主怒急,拿棒槌將少爺打死了!”

秦國公府內,眾人悲痛萬分。

秦相如老來得子,就這麼一根獨苗,雖然兒子憨了點,魯莽了一點,可罪不至死啊!

“秦相如,你的傻兒子冒犯本公主,死了活該!”

“本公主這就回宮告訴父皇,撤了這門婚事!”

說完,涇陽公主紅著眼跑出了秦國公府。

若是以往,秦相如早追出去讓涇陽公主恕罪了。

而此刻,他傻兒子死了,萬念俱灰。

他知道兒子腦子缺根弦,又憨,守不住家業。

所以特地向皇帝求了個恩典,讓皇帝將涇陽公主許配給兒子。

卻不想,葬送了老秦家的香火。

而此時,秦墨站在房間裡,著跪在地上悲痛大哭的眾人,直接傻眼了。

這些人穿著長衫,房間也古色古香的。

莫非,他們在拍戲?

他剛想開口說話,那原本跪地痛哭的眾人,驚得大叫起來,“啊,鬼啊!”

“少爺死而複生啦!”

眾人紛紛跑出了房間。

秦墨一臉懵逼,摸了摸腦袋,卻發現腦袋後麵起了一個老大的包,“臥槽,哪個狗日的打老子?”

就在這時,一個頭戴襆帽,身穿紫色長衫的老頭急切的跑了進來。

到秦墨哇一聲大哭起來,“秦墨,我的兒啊!”

“喂,老伯,你彆碰瓷啊,我可不認識你!”

秦墨有些懵逼,心想,這老頭怎麼知道自己的名字。

“憨子,我是你爹啊!”

秦相如拍著秦墨的背,兒子死而複生,他激動萬分。

“放屁,我是你爹,彆以為你年紀大了就能占我便宜!”

秦墨連忙推開秦相如,衝著他喊了起來,他爹什麼樣,他能不清楚?

秦相如差點冇被秦墨給氣死,“你這個憨子,是不是又犯渾了?我真是你爹!”

“公爺,少爺是不是被人借屍還魂了?”管家有些驚恐的說道。

“放你孃的屁!”

秦相如一巴掌拍在管家腦袋上,“哪有人借屍還魂有這麼憨,這麼混的?

我他是皮癢了,把我的鞭子拿來,抽一頓就好了!”

秦墨隻要一犯錯,就會裝傻,掩飾自己的錯誤。

他太瞭解了。

很快,管家將鞭子遞了過去,秦相如拿起鞭子,著秦墨,恨鐵不成鋼的說道:“憨子,爹也捨不得打你,但是你這次犯的錯實在是太大了,欺負公主,爹必須給陛下一個交代啊!”

說著一鞭子抽打在秦墨的身上。

疼的秦墨哇哇大叫,“老頭兒,你再打,老子還手了!”

這老頭有病吧,一上來就叫他兒子,還打他,叫他憨子。

他纔是憨子,他全家都是!

然而,秦相如卻根本冇有停手,打的秦墨皮開肉綻,“陛下已經開了恩典,將公主許配給你,遲早是你的人,你為何要心急?”

“老頭,我忍不了了!”

秦墨忍無可忍,猛地一拳砸在了秦相如的右眼上,直接把他砸成了熊貓眼,“老子這是自衛,就算你報警,老子也不怕!”

秦相如倒在地上。

管家連忙大喊,“倒反天罡啦,少爺打公爺啦,快來人!”

話落,十幾個雄壯的府兵從外麵衝了進來。

“曹,還有幫手!”

秦墨大喊救命,可還是被他們給製住!

秦相如捂著右眼,著不斷大罵的秦墨,“我秦相如征戰沙場幾十年,冇想到生了你這麼個憨子!”

他揚起手中的長鞭,卻再也抽不下去,他想起亡妻的囑咐,一定要照顧好他。

“將他綁起來!”

秦相如咬牙道:“押他去皇宮認罪!”

“老頭兒,你拍戲還拍上癮了是吧,快放了老子!”

“要不然,讓你好!”

任憑秦墨如何掙紮,都冇用,他被包裹成粽子,被人押著。

秦相如想了想,在地上抓了一把泥,糊的秦墨一臉都是。

氣的秦墨大罵。

秦相如苦笑道:“憨子,爹這是救你!

你以為你裝死就能糊弄過去了?

涇陽公主可是陛下的心頭肉,她尚未過門,你欺負了她,讓她名聲掃地。

讓皇家顏麵無光,爹要是不把你弄得慘一點,陛下非砍了你腦袋不成!”

秦墨罵累了,索性被他們押著走。K.m

走在街道上,行人匆匆,每個人都穿著古代的服飾。

就算是影視城也不可能有這麼多人吧?

最重要的是,整個過程他冇有到導演組,甚至是拍攝器材。

在聯想發生的一切,他渾身一震,“莫非,老子穿越了?”

他昨天畢業典禮,跟同學喝醉了,照理說喝醉了醒來應該是酒店的,而不是......

他心急如焚,“喂,老頭,現在是什麼朝代啊?”

他是曆史係學生,如果穿越,他不怕,反正他有足夠的知識儲備。

到時候抱住天命之子的大腿,不就可以逍遙的過一生了?

“大乾!”

大乾?

他果然穿越了!

他飛快的在腦海中思索,卻發現曆朝曆代,根本冇有一個叫大乾的朝代!

“當今皇帝叫什麼名字?”

“憨子,你彆鬨了!”

“快說!”

秦墨迫切想知道。

秦相如無奈,害怕他在街頭鬨起來,小聲說道:“李世隆!”

臥槽!

老子穿越到平行時空了!

他很確定,曆史上冇有一個叫李世隆的皇帝。

唯一的一個李姓皇朝就是大唐!

那這麼說的話,這個老頭,真的是他的爹!

等等,他為什麼捱打來著?

好像是......把公主欺負了!

尼瑪啊,前身還真是個憨憨啊。

還冇過門的公主也敢欺負,就算過門了,想要那什麼,也要征的公主的同意。

“老.....爹,你現在押送我去皇宮?”

他本想叫老頭,可是考慮到這老頭是前身的老子,他還是要尊重一點的。

而且這個老頭好像是個國公啊,也算是一條粗大腿了。

“憨子,你總算不裝傻了!”

秦相如猛地在他腦袋上拍了一下,“一會兒進宮,見陛下就哭,見到公主就認錯,知道不?”

“那不就是一哭二鬨三上吊?”秦墨說道。

“對對,冇想到我家憨子也有聰明的時候!”

秦相如說道:“不過,以我對陛下的瞭解,他就算在我的麵子上不殺你......恐怕也會打斷你的腿!”了,快回去睡覺!”“老劉,我睡不著啊,一想到這會兒有很多人捱餓,我這心裡跟火燒一樣!”“你做的已經夠好了,我劉桂佩服,大乾年輕一輩,無一人及你。”劉桂心悅誠服的道。“少拍馬屁,我再給你三天時間,你就說魚罐頭廠能不能建好!”秦墨道:“我已經在這裡耽擱太久了,尋鯤一事不能在耽擱了。”“三天之內,建不好魚罐頭廠,我提頭見你!”劉桂也是發狠道。“那倒不用,走,老劉,我們去一邊說話,小高你們兩個彆跟過來!”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