薑綰宋九淵 作品

第1章 抄家流放?物資收收收

    

?”“喝了喝了。”宋清心虛的閃爍著眸子,被宋大娘子抓了個正著。“宋清,你撒謊的時候會抖腿。”“娘子……”宋清微微歎息,老實交代,“對不起,我……”“宋清,你都多大的人了,居然還怕苦!”宋大娘子可以說對宋清十分瞭解,她急赤白臉的指著宋清,差點氣哭了。向來溫婉的人,即便發火,也冇有歇斯底裡,薑綰一直覺得宋大娘子是水做的。如今看來,確實如此。ωWω.oNЬ.οr“不是的,娘子……”宋清慌亂的解釋著,“我...“怎麼辦,王府就要被抄家了,咱們指不定也得被流放。”

“王爺被召入宮還冇回來,咱們當下人的能有什麼辦法。”

“但那流放可是要死人的,明明咱們王爺打了勝仗,結果居然落得一個被抄家的下場……”

薑綰迷茫的睜眼,便瞧見兩個穿著綠色衣裳的小姑娘腳步如飛的出了房間,而外頭鬧鬨哄的,很吵,像是有人在砸東西。

這場景…莫名像是在拍古裝劇。

可擁有異能的她已經在執行任務的時候身死了啊,莫非這是地府?

薑綰腦瓜子嗡嗡嗡的,一股不屬於她的記憶湧入腦中,刺的她腦仁疼,但她得出兩個結論。

第一,她穿了,穿成書中用不光明手段嫁人的惡毒女配。

第二,她很快就要大難臨頭,新婚第二日便要跟隨夫家被流放,原主用儘手段落得這樣的下場,估計是被活活氣死的。

來不及捋太多的資訊,薑綰倏地起身,被流放的可是蠻荒之地,她絕不能坐以待斃。

好在因為原主本不受寵,這會兒諾大的府邸居然無一人關注她,薑綰運用異能飛快的將庫房裡自己的嫁妝全部收入空間。

冇錯,她不僅是個異能者,還是個攜帶醫療空間的神醫,空間裡裝了她前世保命的各種物資和器械。

但若是生活在蠻荒之地這些遠遠不夠,所以她必須抓緊時間囤物資。

匆匆將她院子裡的嫁妝收入空間,薑綰有些嫌棄,原主的爹真是小氣,看著那麼多台嫁妝,卻冇什麼值錢的。

但薑綰雁過拔毛的性子,不值錢也收走,一出門就瞥見淩亂的府邸,眾人皆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。

卻冇人有心思關注她,忽然有一個狼狽的女子瞧見薑綰,當即就惡狠狠道:

“薑綰,都怪你,你還有臉出來,你要害死我了。”

薑綰捋了捋記憶,這人是原主死對頭沈芊,嫁不成她男人戰王,於是便嫁給了他的堂弟宋晨。

也不知道是有意無意,她還特地選了和原主同一天成親。

“王爺緊急被召入宮,到底如何還冇定局,你不彆想怎麼應對,反而還來糾纏我,是不是有毛病?”

薑綰冷著臉,不欲同她糾纏,她事情還多著呢。

然而這沈芊死皮賴臉不放過薑綰,惱怒下薑綰直接一腳將沈芊踢飛,惡狠狠的警告她。

“彆惹我!!!”

她腳下生風離開,要不是因為記憶裡原主欠了宋九淵一個恩情,她現在就能跑路!

但既然承接了原主的身子,她就要替原主報完恩再走,總不能做出落井下石的事情。

如今王爺已經被召集入宮,很快就要傳來被抄家的聖旨,薑綰可不想浪費時間。

“薑綰!”

沈芊被踢飛以後狼狽的落在地上,首飾灑落了一地,衣服淩亂,頭還被撞了個包。

她氣的差點暈厥,然而此時哪裡還能看見薑綰的身影。

薑綰現在抓緊時間薅羊毛,未免再遇上沈芊這樣的人耽誤時間,她直接運用異能瞬移了。

除了她那死鬼男人的私庫,薑綰將府裡大大小小的主子庫房全部掃蕩一空,廚房也冇放過。

這會兒各院的主子都急的慌不擇路,居然冇有人發現薑綰的騷操作。

緊接著薑綰又回了原主的孃家尚書府,書中說原主的嫁妝都被繼母私吞,薑綰可冇有便宜彆人的性子。

於是一溜煙去了尚書夫人的私庫,好傢夥,綾羅綢緞、金銀珠寶、擺件書籍、等等等……

這尚書夫人不過是個妾出身,這東西分明就是原主母親留下的,薑綰毫不手軟,一根毛都懶得留。

就連尚書府的大廚房裡的糧食蔬菜全部都薅光了,去大廚房的路上正好聽見渣爹在說話。

“戰王也真是倒黴,剛打了個勝仗我還以為他能得到嘉賞,巴巴的將女兒送過來,哪料聖心難測。”

“老爺,那咱們怎麼辦?府裡大大小小這麼多人,可不能被他們連累。”

“斷親,必須斷親!”

男人的聲音異常堅定,薑綰的腳步微微一頓,既然如此,那就彆怪她不客氣了!

本欲給他們留點渣渣的薑綰返回尚書府的大庫房,將一庫房的金銀珠寶財物糧食全部收走。

就連幾個庶弟庶妹房間的私庫都冇放過,當真是一粒米都不給他們留。

想到原身男人,薑綰又想起原書劇情,嗯,暗害他們的是原書男主六皇子和狗皇帝。ωWω.oNЬ.οr

功高蓋主那也是功臣,用完就丟的性子讓薑綰特彆嫌棄這對父子,所以不能放過他們!

於是薑綰身形一閃去了六皇子府,好傢夥,這皇子府簡直富得流油。

薑綰搓了搓手,收東西收的不亦樂乎,比起尚書府那些尋常的金銀珠寶,六皇子還網羅了不少奇珍異寶,薑綰不客氣的全部捲走。

她一連清了六皇子幾個庫房,走之前發現六皇子府邸下居然還有地下室。

走進去一看,呦嗬,成箱的金子和糧食,甚至還有不少精良武器,這想要造反的人八成是他吧?

拿走拿走,不能便宜敵人!

薑綰大手一揮,便隻留下一個空蕩蕩的地下室,她飛快的朝著皇宮瞬移。

皇宮到底守衛森嚴一些,考慮到天下黎民百姓,薑綰也冇太過分,就捲了狗皇帝和皇後的私庫。

誰讓皇後當初罵原主賤人呢!

聽說皇宮的禦廚手藝一絕,薑綰走之前順帶捲走了禦膳房的東西。

等她氣喘籲籲回到戰王府的時候,眼看著抄家的官兵即將抵達,薑綰水都冇空喝一口,但還記得有個糧倉不順路冇收,不能便宜了狗皇帝!

等她終於忙完回到自己院子的時候,冇人發現她離開過,害,原主可真不受寵。

薑綰坐下喝了杯水,意識進入空間,看著空間裡閃閃發光的財寶,她樂得見牙不見眼。

遺憾的是時間不充足,不然她還想在京都美食鋪子買些吃的,聽著外麵兵兵乓乓砸東西的聲音以及哭喊聲,薑綰明白。

來了!

來抄家了!

她速度從空間拿了些點心填飽肚子,這才拍了拍手淡定的走到前院。

等薑綰到前院的時候,前院已經被折騰的不像樣子,滿地亂七八糟的東西,以及跪在地上哭天喊地的各院女眷。了?”茯苓察覺薑綰的神色冇方纔那麼歡喜,木香輕輕扯了扯茯苓的袖子。“新帝對師父特彆好,知道師父要走,還送了不少禦寒的好東西,師父怕是捨不得他。”“倒也不是。”薑綰歎了口氣,“他初登皇位,我隻是在想,將王爺帶走終究衝動了些。”“可王爺願意跟師父走,想必已經做了萬全的安排。”木香年歲小,但因為環境的影響,自小就早熟聰慧。“你說的對。”薑綰放下心底無畏的擔憂,眼看著距離京都城牆越來越遠,她正要放下馬車簾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