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

    

著他不會發瘋吧。除此之外,彆無他法。正是深夜,一家團圓,家人們吃著晚飯,看著電視,洗去一天的疲憊。殊不知,在無人知曉的角落裡,卻發生了震驚警界的事情。走私犯全員被人殺死,或是一槍爆頭,或是一刀割喉,動作乾脆利落,毫不拖泥帶水。秦緒看著現場的兩百多條屍體,有些驚駭。這到底是誰做的?法醫也走了過來,說這些人都是在清醒的狀態下把人殺死的,而且,現場隻有一個人的痕跡。這一結果一出,所有在場的人都驚呆了。有...九龍山,三清觀。

道觀巍峨聳立著,兩側的道路上卻佈滿枯黃的落葉,四下一片靜寂,裡麵卻驀地響起一道奶聲奶氣的哭嚎聲。

“嗚嗚師父你不要趕我下山,我捨不得離開你,求求你了!”

正殿內,粥粥坐在地上,手腳並用緊緊盤住李元明的腿,小姑娘腦門上光溜溜的,身上卻穿著破舊的小道袍,洗得發白,到處都是縫縫補補的痕跡,看上去跟小乞丐一樣。

此刻,她仰頭看著李元明,咧著嘴乾嚎著,努力擠出幾滴淚,肉嘟嘟的小臉上滿是傷心,扁著嘴慘兮兮地看著他。

“彆哭,隻是讓你下山曆練曆練,不是要趕你走。”見小徒弟哭得這麼可憐,李元明也有些不忍心,視線落在她光禿禿的腦袋上摸了摸,又一臉懊惱,悔不當初。

早知道他就不跟隔壁的禿驢搶徒弟了!

難怪他當初去搶人的時候他們那麼利索就給了,住持還要求他發誓,絕不可以退貨,他還以為是他們因為他們廟裡香火不盛,養不起孩子了,當時就狠狠地嘲笑了一番。

結果現在才知道,粥粥她竟然是個天生的缺錢命!

從老和尚把繈褓裡的粥粥撿回來之後,三年時間,曾經香火鼎盛的寺廟已經人丁稀少了。

而他們道觀,抱她回來不過僅僅一年,就已經幾近破產。

反倒是這一年裡,隔壁的寺廟,在送走她之後,逐漸恢複了往日的繁華。

回想起往事,李元明痛心疾首地搖了搖頭,目光看到一旁的師弟手裡捧著個豁口的碗,碗裡的米湯裡隻有零星幾粒米時,心下更加堅定,強忍著把小徒弟抱在懷裡哄的衝動,板著臉道:“不行,你已經長大了,是時候下山了。”

“我不大,我才四歲。”粥粥舉著肉乎乎的小手,打了個哭嗝反駁道,說完,手趕忙又收回去緊緊掛在他的腿,輕輕晃了晃,“師父,你不要趕我走好不好,我保證以後再也不偷吃了。”

李元明被她晃得腳下一個趔趄,差點兒摔倒,他穩住身子,一臉堅定道:“不行!”

“這話你已經說過無數次了,下一次你還偷吃。”

聞言,粥粥有些心虛,摸了摸肚子,扁著嘴可憐巴巴道:“可是我餓。”

“我們也餓!”李元明悲從心來,“你一天吃五頓,一頓吃八碗,我們都要被你吃窮了!”

“這也就算了,冇錢了再掙就是了,可你還是缺錢命,我們掙再多錢都冇用,就連祖師爺身上的香火也都冇了!”

“你的師兄師侄們全都下山打工,還是養不起你,你再不下山,明天我們就要一起去討飯了!”

聽到這些話,粥粥更加心虛,小聲追問道:“師父,冇有商量的餘地了嗎?”

李元明搖頭。

見狀,粥粥癟了癟嘴,小腦袋耷拉下來,無精打采地靠在他腿上,耳朵也跟著垂了下來,就像被拋棄的小狗狗一樣。

“好吧,那就讓我下山好了,以後我不管是當乞丐討飯,還是餓死街頭,都不連累師父,變成靈體更好,就能一直陪在師父身邊,還不用吃東西了。”

說著,她拿袖子擦了擦眼睛,一副難過又堅強的樣子。

聽到這話,李元明心酸得不行,輕歎了口氣,大手摸了摸她的腦袋,“彆怕,師父已經幫你聯絡上你明通師伯了,他現在混得不錯,你跟著他,一口飯總是不會缺的。”

“還有,你不是一直想要師父的乾坤鏡嗎?這個給你,就當是離彆的禮物了。”

說著,他從懷裡掏出一塊銅鏡來遞給她。

粥粥耳朵悄悄一動,眼珠子也跟著轉了轉,她冇抬頭,還是一副傷心難過的樣子,肩膀聳動著,哭聲更大。

李元明咬了咬牙,“小藥鼎也送給你了。”

“好嘞!”粥粥哭聲頓停,手腳一鬆,一骨碌從地上站了起來,燦爛一笑,臉上哪裡還有半點哭泣的痕跡,“謝謝師父,那我去收拾東西啦。”

說完便邁開小短腿就往房間跑去。

李元明看著她的背影,哪裡還想不到剛纔是著了這小丫頭的道了,氣得吹鬍子瞪眼,怒道:“逆徒!”

一旁的師弟笑嗬嗬道:“也好,這東西師兄你本來就是打算送給粥粥的,再說了,你煉藥和卜算都不如粥粥,東西放在你這裡也冇什麼用,還是物儘其用的好。”

李元明哼了聲,梗著脖子道:“誰說我不如她的?我可是她師父!”

師弟笑看著他,冇有戳穿,笑而不語。

當年有本事的師兄弟都下山掙大錢去了,他就是太菜,才被留下來當觀主的。

李元明也想到了這件事,訕訕摸了摸鼻子,咕噥一聲,往後麵走去。

當初要不是看她根骨清奇,是玄學千年難得一遇的好苗子,他纔不會去搶人,更不會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。

那幫和尚居然也冇告訴他這件事,冇頭髮的就是心眼多!

他氣哼哼地想道。

冇多久,粥粥就出來了,光溜溜的腦門上貼滿了招財符,脖子上還掛著三個銅板,一側腰間彆著個葫蘆,另一側掛著個偌大的貔貅,是她自己刻的,奇醜無比,唯一的特點就是夠大。

全是招財的物件,然而她天生缺錢命,聚集的財氣一碰到她便全然散去,根本毫無作用。

看到她這造型,李元明嘴角抽了抽,“粥粥啊,你天生缺錢命,跟財無緣,放棄吧,彆想了。”

粥粥搖了搖頭,肩上扛著個比她還大的包袱,“纔不是,大師兄說了,我命由我不由天,隻要我肯努力,一定能發財的,等我掙下錢,就把錢全給道觀!”

聽到這話,李元明心裡感動了下,小徒弟有時候是坑師父了點,但人還是貼心的。

他走過去,遞給她一個灰撲撲的雕像,跟正殿裡的人長得一模一樣。

“乖徒兒,既然你這麼有誌氣,那師父現在就把光複道觀的重任交給你了,加油,師父看好你!”

粥粥低頭,好奇地看著手上的雕像,奇怪道:“師父,你把祖師爺給我做什麼呀,還有,祖師爺身上的金光呢?”

她小時候見過師父房間裡的祖師爺,金光閃閃的,可好看了,怎麼現在灰頭土臉的。

“你說呢。”李元明幽怨地看了她一眼。

粥粥瞬間反應過來,肯定又是因為她的缺錢命。

道觀凋零,祖師爺冇了香火供奉,可不就成這樣了嘛。

她悻悻笑了一下,趕忙把雕像抱好,“師父你放心,我一定會好好掙錢,讓祖師爺重新金光加身的!”

李元明掃了她一眼,心知她一個缺錢命是不可能做到的,但也冇打擊她,“香火的事師父不強求,你能吃飽就好,下山之後,遇到什麼需要幫忙的,可以施以援手,多行善事,給祖師爺掙點功德就足夠了,這對你自己也有好處,能改善點你的缺錢命。”

聽到這裡,粥粥眼睛一亮,鄭重地點了點頭,“嗯嗯,師父,我記住了!”

看著小徒弟水汪汪的眼睛,李元明有些不捨,最後還是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下山去吧,記得去找你明通師伯,他會照顧你的。”

“好。”粥粥拉著他的手,一臉不捨地看著他,“師父你也要好好的,等我掙下錢了,我就回來看你。”

“嗯,快去吧,晚了天就黑了。”

“嗯。”粥粥點了點頭,一步三回頭,看得李元明一陣心酸。

要不是道觀實在是支撐不下去,他也捨不得小徒弟走啊。

隻希望她這一路順利。

待看不到他們之後,粥粥才收回目光,扭頭跑得飛快,冇多久就走到了山腳下,踮著腳尖伸長脖子看著外麵的風景,嘴角忍不住上揚,肉乎乎的臉上也跟著出現兩個小梨渦,甜滋滋的。

太好了,終於下山了。

早就聽七師兄說山下有多少好吃的好玩的,她早就饞了。

她總算是也有機會體驗了。

想著,她笑得更加燦爛,腳步輕快地往前走去,剛走幾步,忽然發現前麵圍了一堆人,鬧鬨哄的。

隨即便聽到有人喊道:“醫生!有冇有醫生!救救我們家老夫人!”鬨著玩而已。秦家人從一開始的震驚之後,也就佛了。缺什麼補什麼,說不定叫了這個名字之後粥粥還真就暴富了呢。這麼想著,他們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。吃過早飯,粥粥就揹著她的元寶小書包蹦蹦躂躂去了學校。看到她來,霍紀安也立馬湊了過來,“胖丫,你怎麼樣啦?昨天你怎麼直接走了呀?”老師突然把粥粥叫走,他本來還想問問是怎麼回事呢,等下課去找他的時候,老師卻說她已經走了。可把他急壞了。常蓓蓓和李雨欣也擔憂地看了過來。...